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在线股市气象分析
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分析当日股市行情 《今日观察》站长专栏
日期列表 股票列表 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分析每只股票行情 股市气象一键查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要闻 > 内容

动辄坐满1800个座位谁是火爆话剧市场的“主角”?

作者:admin    点击:1981    发表时间:2014-2-14 8:09:49

  李蕾 任小璋

  [ “观众花钱是来做灵魂和情感休息的。”赖声川工作坊内地制作人王可然说。对于观众需求的关注,是话剧市场火爆的重要源头。对观众们来说,引导他们走进剧场的“无形的手”,是话题选择、舞台视觉、明星效应 ]

  2月8日,话剧《喜剧的忧伤》在上海大剧院上海首演,现场座无虚席,要知道,—楼前十七排统一最高票价1280元,这还不算黄牛加价。主演陈道明与何冰谢了五次幕,观众全体起立。评论形容其剧场效应用“成功”二字显然不够。

  对于票价,陈道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其实票价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演员的收入,只是剧院最通常的补助费。所以,这出戏卖多少钱,我们不知道,为何卖这么贵,我们也不知道——请问北京人艺和演出商。”

  陈道明寥寥数语,揭开了话剧演出市场商业模式的一角。

  风生水起的内地话剧市场,由内地和港台三路导演“主演”。最初玩转市场的是内地导演,他们的模式大多是建立工作室,或者挂靠国家院团,或与制作公司合作,形成票房号召力。不过,港台导演们的进入,让这个市场呈现了“火爆”景象。

  话剧的定位、运营模式、投资来源……这些因素的组合与整合,是“火爆”背后的原因。

  “无形的手”

  台湾话剧导演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在上海大剧院上演时,观众们坐满了1800个座位。开场前半小时,黄牛价往往加到3~4倍。上海市演出有限公司演出策划部项目主管汤晓月提供的数据是,好的话剧在上海演出,上座率能达到80%,而其他类型的演出,70%已经是很好的情况。“孟京辉的话剧,在北京蜂巢剧场的上座率达到90%。”

  “观众花钱是来做灵魂和情感休息的。”赖声川工作坊内地制作人王可然说。对于观众需求的关注,是话剧市场火爆的重要源头。

  对观众们来说,引导他们走进剧场的“无形的手”,是话题选择、舞台视觉、明星效应。

  在话题选择上,今天的话剧大都围绕爱情、婚姻、办公室政治等正发生在都市白领身上或他们周围的事情。

  比如,香港话剧导演林奕华的话剧不仅关注“上班族”、“剩女”、“豪门”等话题,更是早在2009年就预言“这是一个人人都替自己做红娘的时代”,“男人将变回男孩,女人将成为男人”等等,这些早前香港的“都市病”现在在内地一二线城市刚好成为“现状”。

  在舞台视觉上,导演们早就意识到能为话剧加分,甚至可以成为自己话剧风格的一部分。

  奕华工作室内地制作人尹璐解读林奕华的舞台视觉时说,林奕华倾向于北欧风格,因此永远会选择木制舞台,此外,他有学校情结,课桌椅、板凳或者黑板、灯泡这样的意象,构成了他与观众的某种固化的交流。

  赖声川的创意在每一部话剧中都有体现,比如《暗恋桃花源》里满场飘落的桃花,以观众为中心设计的《如梦之梦》的立体舞台。

  在明星效应上,导演与制作人们也做足了功夫。《如梦之梦》选择李宇春参演,她庞大的粉丝团为这部戏贡献的不仅仅是人气,还有真金白银;《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邀请当时刚刚结束单身的大龄剩女刘若英出演,也足够吸引女白领的眼球;《活着》邀请“喜剧之王”黄渤加盟,出人意料却吸引观众。

  博弈演出商

  汤晓月透露作为演出商承接一部话剧,与演出团队的分成比例是四六。演出团队的用心,剧院的配合,负责市场运营的演出商似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但汤晓月觉得这样说未免偏颇,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演出商自己的盈利只占总票房的10%左右,剩下的五成要用于支付包括票点提成、剧场场租、安保消防、剧场舞美、宣传推广、演出团队的吃住行等在内的各项费用,卖不掉的票也都包含在内。

  除此之外,演出商有时还要担很大风险,他们也会因为接了不卖座的演出或者把握不好时机而最终血本无归。

  因此,协调价格给自己“保险(放心保)”,和选择演出剧目,就成了演出商的“必选动作”。

  尹璐告诉记者,林奕华的话剧虽然票房好,但大多被各地演出商获得。这与其“让利开拓市场”的初衷有关。

  尹璐说,林奕华采取的是港台班底的制作团队,此外舞台装置复杂,还需要支付昂贵的国际货运费用。“至少要在4~5个以上的城市巡演,才可能打平成本”,对于演出商来说,没有利润空间,会缺少动力,因此,林奕华的选择是让出利润空间,让更多的演出商接得起戏,之后再谋他想。

  自营,绕开演出商开始变得流行起来。对于演出团队来说,直接走院线渠道,既能省下演出商在中间的抽成部分,又能拥有局部选择的自主性,便于推出新戏。

  赖声川工作坊的演出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实行“自营”。王可然说,这也是工作坊几年来能够一部接一部地将戏呈现给观众的重要原因,“演出商接戏只考虑这部戏是否能卖钱,接新戏对演出商来说要冒很大的风险。”

  此外,孟京辉戏剧工作室也已经很少与演出商直接合作。其制作人戈大立认为,话剧直接走院线渠道会是今后的发展趋势,就像现在的电影制片方直接跟电影院线合作一样。

  除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杭州等地都有固定的演出合作主体外,在其他城市,孟京辉工作室主要是直接跟“保利院线”、“中演院线”等几个大的演出院线合作。这些院线采购他们的产品,“一个巡演下去就能保证有50场的演出”。

  慎对投资

  相比早前小剧场话剧导演要找朋友投资或者靠自己抵押房产去排戏,现如今话剧市场的日趋红火吸引了众多赞助商和投资商的目光。然而,受访的几位制作人均表示,制作话剧的资金基本上还是靠以戏养戏,对于来自社会的赞助和投资,他们基本上都持谨慎态度。

  究其原因,或许在于企业对文化产业的投入有太多的功利心、急于求得短期的收益,而文化产业恰恰是慢工,两者在长短期收益理念上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比如,由于赞助商宣传策划不明智而导致企业品牌与剧目对接生硬,或者企业宣传横幅悬挂位置不当等情况出现,使得双方都处于尴尬境地。

  目前,话剧投资商多为三类,第一类是懂行的文化投资公司,第二类是膜拜艺术但无缘入行的实业公司老板,第三类是只求利益最大化的各行各业“资本家”。

  戈大立称,孟京辉工作室用的多是戏剧圈内的投资,圈外的投资,来自于那些跟孟京辉有着长期合作,愿意将眼光放长远的投资人。

上一篇:全球机会之邦
下一篇:企业家请勿对公众信口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