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在线股市气象分析
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分析当日股市行情 《今日观察》站长专栏
日期列表 股票列表 道法自然股市气象站——专业分析每只股票行情 股市气象一键查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要闻 > 内容

守业的责任重大

作者:admin    点击:49    发表时间:2013-12-5 9:24:12
汤臣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汤臣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汤子嘉

   汤子嘉 ,现任汤臣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执行董事。由于父亲早逝,还没来得及享受年少不羁的疯狂,就早早地扛起了打理家族产业的重担,成为“地二代”中为数不多的亲身经历了 上海 房地产从低谷到 高峰 的转折的一员,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他快速长大。

  十年的接班经历让汤子嘉对于企业家“地二代”的身份已有深刻的体会,“对于民营企业的二代掌舵者,我们最大的责任应该是守业。守业不是要做大,而是怎么把基业守下来,这是我们对上一代以及下一代的责任。”而他的经历也或多或少能给那些还在父辈们羽翼下成长的“二世代”些许启示。

  看着浦东从无到有

  父亲是有着“浦东开发第一人”之称的汤臣集团创始人 汤君年 ,作为最早投资上海的港资上市公司,汤臣在浦东先后建起了第一家五星级酒店、第一个涉外高档商务中心、第一栋5A级涉外写字楼、第一个高尔夫中心。而母亲是台湾拥有“一代侠女”之称的金马影后徐枫。用如今流行的语言,汤子嘉可谓集“富二代”“星二代”的光芒于一身。

  出生在香港的汤子嘉回忆自己的童年,“学龄前我一直生活在台湾,7岁回到香港上学一直读到初中一年级,初二那年去了 美国 ,在康涅狄格州初中毕业后搬去麻州上高中,高中毕业去了洛杉矶。其间因家族生意中心转到上海,父母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上海。”所以1997年汤子嘉在上海中学国际部读了一年书。

  虽然辗转各地求学,但汤子嘉的少年时期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但这一切都在他18岁那年戛然而止,1999年10月只读了两年大学的汤子嘉因父亲汤君年的身体状况不佳,而回到国内,身为长子的他开始以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身份在父亲身边跟前跟后,忙来忙去。参加公司大小会议,在大型会议上发言,汤子嘉还会很紧张:“当时觉着自己的社会经验不足,向父亲发表意见总被否定,有些郁闷和挫败感,其实内心非常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汤子嘉曾这样形容他的学徒生涯。

  汤子嘉在多次被采访中提及过同样一段经历对他影响深刻,“第一次回上海,那时父亲在上海取得第一块土地。清晨七八点钟的时候,父亲拉着我去看将要开发的土地,那时的浦东还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农田,父亲指着一大片高高的芦苇荡和烂泥塘说这里将要建设成高档别墅区和高尔夫球场,并描述浦东未来发展的景象。以我当时的年纪根本无法想象,而如今,这一切俨然已在眼前。”

  在当时大多数人的眼里,汤君年的投资无异于一场“豪赌”。但当时伴随其身边的汤子嘉却能够体会父亲谋划未来的眼光和做决策时的勇气,并感受到他回报故乡的情怀。

  当然,正是这种前瞻性的眼光使得汤臣在香港房地产最高峰时离开,将80%的资金转移到上海,从而避免了此后不久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

  更开放的心态

  2004年,汤君年还没来得及将所有的经营之道传授给汤子嘉,就因病去世。

  这对汤子嘉的打击巨大,23岁的汤子嘉不得不提前接下父亲生前打下的事业。一夜之间,汤子嘉要从一个学徒的角色变成汤臣集团的当家,承受着巨大压力。之后不久汤子嘉在母亲支持下放下一切去青海过了一小段“苦行僧”的日子,这次旅程改变了他对人生的态度并痛下决心减肥,花了3年时间,从120公斤减到如今68公斤的标准体重。

  “父亲在的时候就有种有靠山的安全感,在他身边学习,只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获得父母的认可。但父亲去世后,靠山不在,我要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心理压力很大,如果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策,就会使公司发展受到影响。需要更多时间去考虑如何做正确的决定。”汤子嘉意识到自己需要尽到长子的责任,更要为上市公司负责,“父亲的过世逼着我成长,令我较早地接触到公司。对公司的发展、集团的未来开始有了更多的设想。”

  而外界也开始感受到这位新上任的少当家给汤臣带来的改变。其中,汤臣一品的改变可以视为代表。

  在汤君年去世一年后,集聚了他多年梦想和心血的作品—有着“中国第一豪宅”之称的汤臣一品正式开盘。汤臣一品以高出当时上海豪宅市场几乎一到两倍的天价开盘,11万-14万元/平方米的价格被当时的媒体封为“中国最贵楼盘”。看房者必须先提供200万元以上的资产证明才被允许看房,几乎成了一个神话。

  直到2008年下半年,汤子嘉接手该项目。如何摆脱最贵项目的符号,将人们注意的焦点回归到楼盘本身的价值上是当时汤子嘉思考最多的问题,汤子嘉希望能够用更开放的心态来经营,于是看房验资的规定被废除。并对销售、企划两大部门进行了调整,同时推出一些更贴近市场的营销策略。

  汤子嘉将每周二下午设为媒体接待日,同时开放中介市场,并在原有A栋大户型产品的基础上,新推出C栋小户型豪宅,以稍低的总价一举击中了市场兴奋点,扩大了销售群体。

  掀开神秘面纱的汤臣一品从门可罗雀到开放后每月上千组的看房量,随后的一年汤臣一品成交了77套。汤臣一品的价值重新拉回人们的视野。

  摸索与分享

  在上海市场的突破让汤子嘉信心倍增,经过多次在全国各地考察,2011年,而立之年的汤子嘉率汤臣北上 天津 ,与天津金融城开发有限公司合作投资两个项目公司,首个项目选定和金融城共同开发天津津湾广场,成为汤臣集团进军内地18年来,在上海以外拓展的首个项目。而此一役也是汤子嘉第一次独立征战,意义重大。

  所以汤子嘉加倍努力,甚至在2011年年初骨折时,他也不能静养百日,而是瘸着腿奔波在上海、天津两地。“位于天津和平区的津湾广场是我亲自谈下来的异地项目,将被建成60万平方米的商业综合体,其中包括住宅、商业以及地下商铺。”汤子嘉表示,近两年上海和天津将是汤臣的两驾马车。

  今年11月,津湾广场二期项目—汤臣津湾一品已正式亮相,公开售楼处及样板间,均价40000元/平方米。而天津2013年11月的新建商品住宅平均价格为10666元/平方米。

  汤子嘉还一改汤臣的形象以及对外的作风,开始积极地面对媒体,出席各种行业内外的活动。在公司内部管理上也更多地听取采纳员工的意见。“我希望主管们都可以自行其职,管理好各部门。不仅遵从我的命令来执行,而是自动产生一种协调习惯来完成事情。将来有一天公司管理能够更加制度化,主管与主管之间也更加配合。”汤子嘉表示,希望将来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公司定位,而不是像现在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每天至少花半天时间参与公司管理,以至于没有时间思考太长远的问题。

  如今作为二代企业家协会的核心成员,汤子嘉经常会在论坛里与其他的年轻企业家们分享自己刚出社会时的抱负和想法,“那时自己也曾经有很多不成熟的想法,比如希望将来一定要把企业做成怎样的规模。但这些想法逐渐发生了变化,我开始觉得一心求大并不意味着变强。”汤子嘉表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不断地回顾自己以前的想法和一些决策,在回顾和检讨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有很多不成熟。

  “对于企业的二代掌舵者,我们最大的责任应该是守业。守业不是要做大,而是怎么把基业守下来,这是我们对上一代以及下一代的责任。”汤子嘉说。(早报记者根据资料整理)

上一篇:勇于创新突破
下一篇:默克在沪设液晶中心